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薰奏薰/Remember Remember 一 (試閱)


◎含有十二支スカウト「冬の眠り姫」、「寅」的劇透。

◎稱呼使用日文。捏造多。奇人真的是奇人的設定。




    先查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的人是朔間零。

    下午兩點,零翹掉體育課來到輕音社社辦,準備趁這段時間補個眠。時值冬日,太陽久違地從灰白的雲層間探出頭來,照亮室外運動場的紅色跑道,但對吸血鬼來說,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要在大白天活動都非常消耗體力,零本來就打算翹掉這堂課,無意間聽見課程內容是長距離慢跑後就更堅定了缺席的意志。他走進社辦,身後的門因為推力碰地一聲關上,正當他想著在入睡前要不要先來杯新鮮的番茄汁時,卻發現有個不速之客坐在吉他架旁的折疊椅上。

    羽風薰坐在椅子上,低著頭閉著雙眼,用一個醒來後脖子會僵硬痠痛的姿勢午睡。零站在薰的面前,覺得眼前的景象充滿了既視感,他蹲下來靠近對方,聽見穩定的鼻息後確定薰一時半刻不會從睡夢中醒來,便苦笑著重新站直身子。

    「喲伊咻!」

    零在稍微伸展過手臂和肩膀後,便將上手臂環過薰的腰,小心翼翼地將對方像搬運行李一樣橫跨到肩上。似乎感受到被打擾,薰發出了微小的抗議聲,但卻沒有醒來的跡象。零在確定對方安靜下來後才起步移動,將薰搬到一旁空著的棺材內。

    本來是吾輩安眠的場所,但沒辦法呀。這已經是第二次借給你了喔,薰くん。零邊在心裡說著邊把薰安放在鋪了枕頭和毛毯的棺材內,又把掛在折疊椅上的薰的制服外蓋在對方身上,接著才揉起自己的腰和肩膀。

    雖然翹了體育課,但在別的意義上也算是好好運動到了。零邊想著邊拉過另一張摺疊椅,拿起堆放在社辦櫃子裡的空白樂譜和鉛筆,打算在等薰醒來的空檔思考下回表演的曲子編制打發時間。

    反正過不了多久,薰就會像上次一樣開始喊起等等啊!老虎!之類的夢話,到時候再去叫醒他也不遲。零這麼想著,拿起鉛筆開始在譜上畫起音符,塗塗改改又加上新段落,一不小心就畫滿了手上的兩張紙。他抬起頭打了個呵欠,疲憊感湧上時才想起自己來社辦的目的是補眠。

    說起來薰くん睡得還真熟啊。零邊想著又打了一個呵欠,剛來的時候還沒有這麼想睡的,但腦袋運轉過後,一放鬆睡意便立刻襲來。他起身走近棺材打算把薰叫醒,彎下腰就看見對方沉靜而略顯蒼白的睡臉。

    「薰くん、薰くん,起來呀。」

    零先是喊了幾聲,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於是他只好伸出手搖起薰的肩膀試圖把對方叫醒。薰不是一睡下去就很難叫醒的人,通常只要製造點聲響或動靜就能使他醒來,但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即使用比平時還要大的力氣搖肩膀,薰都毫無甦醒的跡象。

    有點奇怪。零蹙起眉,放開幾乎是掐在薰肩膀上的手,低下頭湊近對方的鼻間,聽見的是淺薄地幾近於無的呼吸聲。

    他驚訝地睜大眼,接著很快就恢復冷靜,連忙伸手將躺著的薰拉起,用手臂支撐對方的背讓身體維持坐姿,接著在昏睡的薰耳邊開口呼喊。

    「薰くん,快回來。」

    低沉而強烈的嗓音在狹小的社辦內迴盪,產生共鳴。忘了關起的麥克風發出受干擾的刺耳聲響,空氣一瞬間凝結,薰則像是被驚嚇似地猛然睜開眼。

    「唔哇?!」

    他驚訝地轉頭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蹲在一旁的零,發覺自己是在輕音社辦時才鬆了一口氣,接著難受地摀住自己的右耳。

    「什麼啊,原來是朔間さん啊……不要隨便在別人耳邊大吼啦,耳朵很痛耶。」

    「我是為了叫薰くん起床呀,這已經是吾輩第二次讓你睡在棺材裡了,薰くん卻睡得比上次還熟。如何?終於體會到吾輩的被窩有多溫暖了嗎?」

    「下次請用溫柔一點的方式叫我起床啦。」薰用手順了順躺下時被壓得打結亂翹的頭髮,接著起身離開棺材,「……但還是謝謝你,朔間さん。我睡了多久?」

    「從吾輩來這裡時已經過了二十分鐘喔。」

    「是嗎。啊──好久沒睡午覺睡得那麼久了。」

    薰這麼說著,邊舉起手伸了伸懶腰,然後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坐在折疊椅上滑了起來。零沉默地看著對方一連串的舉動,猶豫了一會兒後開口。

    「薰くん。」

    「嗯?」

    「你最近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啊。」

    薰回答,視線落在手機螢幕上連頭都懶得抬。零對這樣的答案並不意外,他知道對方不是會勉強自己參與活動的人,若是身體真有哪裡不適,薰一定會選擇直說。且正值年初,UNDEAD的行程才剛開始安排,幾場零星的表演應該不會累積多少疲勞才對。

    當然也有可能是家庭等私人因素造成的影響,但那些零無法掌握,所以放在考量順序的後位。而在薰醒來之後,零觀察了對方的行為和說話方式,便更加確定能將這個可能性排除。

    甦醒過來的薰和平常一樣,這表示對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睡了多久、多沉,也沒有聽見那些聲音。

    空嚨空嚨,嘎啦嘎拉,細小的齒輪流暢地相互牽動,運轉時發出像細細的弦持續顫動那般延續性的長聲。

    零在靠近薰想把對方叫醒時聽見了這些聲音。

 

       

    「是嗎,沒事就好。」

    零道出遲了一些的回覆。薰在這時才疑惑地向他看了一眼,但在對上零微笑的雙眼後就皺著眉閃避似地低下頭,繼續看著手機螢幕。想必是在和哪個女孩子聊天吧,薰くん總是開著聊天軟體的視窗呢。零想著,也從制服長褲裡拿出手機,慢吞吞地找到解鎖鍵,再慢吞吞地划開螢幕鎖。這次在密碼關只失敗了兩次,算是進步了,畢竟在面對像現在這樣的緊急狀況時,若是因為忘了手機密碼而失去聯絡時機,可是會造成大災難的。

    維持原廠設定的手機桌面亮了起來,零按下通訊錄的圖示,望著清單列表思考了幾秒,最後還是出聲呼喊。

    「薰くん。」

    「什麼事?」

    「可以教我怎麼打電話嗎?」

 








TBC.




來得及的話是CWT48新刊,希望順利><

另外雖然這篇都是看板但真的是薰奏薰沒錯,真的





评论
热度 ( 1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