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朔間兄弟/Synchronic(噗幣委託點文)



    小時候零常常牽著凜月的手到處走。不管是和家人一同出門時牽手避免走散,還是剛從溫暖的被窩中醒來,睡眼惺忪地被同樣睏倦的零握著手心來到充滿烤土司香味的餐廳。那些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久得凜月不願再想起那些模糊地如同虛構的畫面,但可惡的記憶卻總在意外的時間點復甦,進而使身體做出違背意願的行動。

    凜月只是坐在沙發上,雙手環膝蜷縮著像隻貓,赤紅的圓眼看著從玄關進門的零經過沙發走到左側衣帽架拖下圍巾外套,接著再走回來,翻找著隨意丟在右側沙發椅上的提包。零進門時有和凜月打招呼,但凜月沒有回應,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只是不想回罷了。零回到家時他正盯著電視裡無趣的綜藝節目,時間已過午夜十二點,正是吸血鬼精神百倍地開始活動的時候,但一整天工作後的疲憊還留在身上,凜月雖然十分清醒卻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他只是看著零,沉默地注視,像是期望對方會發現一般試圖傳遞一絲絲微小的意圖。

    很多時候他總是不懂零在想什麼。以前是,現在也是,雖然最近的幾年他已經在兩人尷尬的距離間試圖踏出一步,在工作上、生活上面對許多情況時才會後知後覺地知道零當時的考慮,但他並不覺得後悔或不甘心,要說的話應該只覺得火大而已吧。兄者還是和以前一樣笨拙又莫名其妙。

    雖然不懂,但也沒有非要理解不可的欲望。他只是偶爾會想起以前對方牽著自己手時感受到的溫度跟心跳,清晰又朦朧地彷若昨日。

    

    零滑開手機螢幕點了幾下,接著抬起頭來,似乎終於發現了凜月的視線。他有些意外地看著凜月,在彼此對視的時間過了三秒後才因為確定凜月看著的正是自己後陷入短暫的動搖,凜月差點就因為零眼中參雜的喜悅與不知所措而失笑,但他忍住了,然後微微仰起頭,安靜地看著嘆了口氣後笑著走到自己面前的零。

    「凜月。」

    零說,凜月還是沒有回答,只是等著對方和自己相像卻又更加成熟的臉龐慢慢靠近。他沒有閉起眼睛。

    唇與唇輕輕碰觸時感受到的溫度與心跳,讓他有了不明白也無妨的錯覺。

    

    「歡迎回來,混帳兄長。」

    於是他大力地推開零的肩膀,然後笑著說道。心靈相同什麼的是多麼無聊的詞彙,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他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地想嘗試那麼一點點碰觸後的機會。

    就只是這樣而已。

    








FIN.







评论
热度 ( 2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