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凪茨/Next(噗幣委託點文)




    薄荷精油、甘油、蜂膠,備註無矽靈。凪沙將洗髮精瓶子拿得高高的,無聲地輕輕複誦瓶子上頭印著的成分表。後腦杓有一下沒一下地被拉扯,茨正站在身後編著自己的長髮,上一次是鬆鬆的麻花辮子,這次則是從頭皮開始謹慎編織的三股辮,但不管是哪一種茨都非常擅長,凪沙對於完成後總能從鏡子裡看見與平時不同的自己這件事感到十分新鮮,因此從未阻止對方的恣意妄為。

    茨平時雖然看似自我,行事作風也頗為強硬,但卻鮮少對凪沙提出任性的要求。要是自己也能做些什麼就好了,凪沙偶爾會這麼想,但站在把歌唱跳舞以外的事全交給對方處理的立場來看,自己也沒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他轉動洗髮精的瓶身,把包裝看了一圈後無趣地把手放下,然後對著身後的茨開口。

    「茨,不買新的洗髮精嗎?」

    「......是?洗髮精?啊、閣下不滿意這瓶新的洗髮精嗎?雖然和之前使用的有些不同,但這是我根據閣下的髮質找了許多資料參考之後購買的滋養型洗髮精,雖然是我的任性妄為,但還請您務必使用一次看看,如果真的不滿意的話再......」

    「不是。」凪沙打斷了未完的話語,將脖子往後仰看向對方。茨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動作,眼睛睜得圓圓大大地,充滿疑惑的表情難得有幾分高中男生的樣子。

    「你幫我準備新的洗髮精,我很高興喔,謝謝。但是茨不用用看嗎?新的洗髮精。」

    「啊,是說這件事啊。」茨恍然大悟,接著勾起唇角,「非常感謝閣下的關心,真是誠惶誠恐。但我平時使用的洗髮精還剩下許多,因此沒有另外購買的需要。且比起我自己本身,閣下的身心健康乃至於頭髮的分岔都重要多了!您是我最優秀的兵器啊!」

    凪沙專注地望著茨豐富多變的表情,將對方高昂語調裡飽含的意義一一拆解之後得到的只有泡沫般的空白。這也是茨來到這裡後得出的結果嗎?茨的『歷史』是什麼樣子呢?明明知道自己本來的意思,卻習慣性地曲解至別的方向,這又是為什麼呢?

    好想知道。

    凪沙伸出手,手指靠近茨的臉龐時對方敏捷地往後退了一下,卻硬是忍耐著僵在原地。凪沙的手指碰上茨頰邊的髮絲,然後輕輕地勾起。

    「茨的頭髮也要好好保養才行喔,因為我很喜歡你的髮色,像......紅酒一樣。」

   


     紅酒是什麼味道呢?

    未成年的凪沙還無法明白,但只要持續徬徨,持續尋找,那一天總會到來的。







FIN.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