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Bプロ/阿修悠太中心/Thrill!!

◎忽略遊戲劇情的THRIVE聖誕節LIVE。

◎悠太生日快樂!!!

    阿修從面對舞台的右側布幕悄悄探出頭,望向台下興奮未平的觀眾。熾熱的舞台燈光剛熄滅不久,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應援手燈亮晃晃地閃著光芒。誰也不會發現自己正在偷偷觀察大家,阿修得意地想,下一秒卻被金城從後方拍了一下腦袋。

    喂、要準備開始了。阿修右手捂著後腦杓回過頭,金城一臉不高興地抬起下巴看著他。我知道啦,ごうちん總是隨便就動手動腳的!他故意嘟起嘴抱怨,馬上就被對方不耐煩地瞪了一眼。

    阿修你這傢伙總是這樣──金城話還沒說完,後一步到來的愛染就掛著從容的微笑搭上他的肩膀。好啦剛士,不是要開始了嗎?愛染說,三人的後方立刻傳來STAFF高喊開始前三十秒的聲音。

    金城沒好氣地砸了嘴,然後面向兩人伸出手。阿修勾起大大的微笑,將右手用力拍上金城的手背,愛染則在金城吃痛地叫出聲時微笑地將手疊在最上方。

    倒數十秒。三人圍起圓陣,乘著節奏無聲地喊話。第一次的聖誕節LIVE,第一次獻給粉絲的特別驚喜,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比平常多做了幾次開場前的儀式嗎?阿修的腦袋在倒數三秒時冒出了這個疑惑。

    三、二、一。舞台上的聚光燈啪地亮起,映出台上的鼓組、Keyboard與立式麥克風架,觀眾席響起歡聲。阿修帶著馴鹿角的頭飾第一個走出布幕,舉高雙手開心地向台下的粉絲揮手,然後走上高了一些的爵士鼓台,坐定後掃了幾個過門,輕快的鼓點結束時舞台旁的音響大聲放出以重節奏改編聖誕歌曲的過門音樂。

    接著走出來的是愛染,他在胸前別上一株綴著紅果實的榭寄生,走到舞台中央時交叉雙腳向觀眾優雅地行了個禮,接著才站到下手側的Keyboard前。配合背景音樂與阿修的節拍,他也即興演奏了一小段solo,然後舉起手向右比出歡迎的手勢。

    最後一個走出來的是背著吉他,帶著聖誕帽的金城。現場的空氣因觀眾的驚愕而凝結了零點零一秒,接著爆出今天最大的尖叫與歡聲。阿修坐在後方看著台下觀眾們激動的反應,對於自己的提議十分滿意。雖然連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金城此時的表情一定很難看,但對方畢竟是擁有專業意識的偶像,要不是仍抱持著讓粉絲們開心享受LIVE的心情,絕對不會接受自己的提議。

    金城快速地走到立mic前,調整了一下麥克風的位置,伸手刷了幾個和弦後和其他兩人配合來了一段吉他solo。現場的觀眾隨著節奏高舉雙手擊掌,在演奏告一段落之後,金城握住麥克風打算開口,卻先皺著眉拉了拉頭上有些歪掉的聖誕帽。這個小動作讓現場的觀眾又開始沸騰,而在金城轉頭調整帽子的位置時,舞台左側的愛染將食指放到唇前,眨眼比出了安靜的手勢。

    現場除了冒出幾個嗚咽外立刻就安靜下來。真不愧是けんけん!阿修想,然後起身舉高鼓棒向愛染豎起大拇指。愛染點點頭回應之後金城也將帽子調整好了,他重新握住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後開口。

    「感謝大家來參加THRIVE的聖誕節Special Live。收下我們的禮物吧。」

    金城的話一結束,燈又暗了下來,只剩頭頂上的白光打亮了舞台上的三人。

    在一片寂靜之中,先響起的是愛染的歌聲。

 

    ──Amazing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愛染唱完第一段,下一句起頭時疊上了金城的嗓音。直率的主旋律與溫柔清亮的合音,兩人的歌聲在偌大的會場內共鳴、迴盪。阿修笑著望向前方,擺著身體輕輕跟著哼唱。不只外頭,要是會場裡也能下起雪來就好了,ごうちん與けんけん的歌聲是白色聖誕的歌聲呀。他想著,然後見到清唱結束後金城高舉起來的右手。

    阿修拿起鼓棒。一、二、三、四,隨著開始的信號響起快速的鼓點節奏與吉他的強力刷弦。紅與白的燈光交錯照亮了整個舞台,愛染的音符輕巧地點綴前奏,金城湊近麥克風繼續方才未完的演唱。和其他的偶像團體不同,以只有THRIVE才做得到的方式,讓觀眾們享受不一樣的聖誕節,這樣的想法是LIVE開始前的討論會議時阿修提出來的。具體來說是要怎麼做呢?當愛染問起時阿修腦中第一個冒出的是聖誕歌曲的旋律。吶吶、剛士,我們來唱聖誕歌吧?當他這麼說時金城先是疑惑地皺起眉,下一秒卻露出了靈感湧現的表情。

    或許不錯,來試試看吧!金城笑著這麼說。阿修想這是他至今為止在金城臉上見過的笑容中最棒的。

    當然其他喜歡的瞬間還有很多很多,數也數不清。但在第一次參與大半的演出企劃,構思這場聖誕節的特別表演時,阿修再一次確定了心中喜愛的感情。像是為了清唱表演,在為數不多的工作空檔內全塞了歌唱指導與自主練習,卻從不自己提起的愛染,若想給予關心所有的話語都會顯得多餘,所以自己能做的就只有在對方練習完回到家時第一個到門口迎接。

    雖然嘴上嫌棄,但金城與愛染從不會抗拒自己的肢體接觸。阿修覺得這是最能直接表達好意的方式,所以從THRIVE結成到現在從未想過要放棄。放棄這個詞對他們來說是距離最遙遠的詞彙,因為個性不同的三個人聚在一起,即使吵吵鬧鬧也總能激起不同的火花。

    不能妥協的地方不妥協也沒關係,只要接受就好了。每當他從後方張開雙手攬住金城與愛染的肩,總是這麼想。

 

    「喂,阿修!」

    「悠太!」

    敲下最後一輪過門後響亮的鈸音,阿修抬起甩的有些過頭而微微痠疼的脖子,汗濕的瀏海有幾根貼在額前阻礙了視線。他笑著望向台前,享受著演奏後的熱力,然後聽見夥伴喊了自己的名字。

 

    『生日快樂!』

 

    伸手抹掉額前的汗後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頭上的聖誕帽歪了一邊的金城握著麥克風衝著自己笑,而瀏海凌亂卻不減魅力的愛染雙手捧著上頭擺滿草莓的奶油蛋糕。

    他們一起說,然後是會場內所有的觀眾齊聲開口。生日快樂。在這個神聖又值得紀念的日子裡,感謝你與我們相遇。

    阿修愣愣地看著愛染與金城,看著台下所有面帶笑容的粉絲,然後瞇起眼睛,有些害羞卻開心地笑了起來。

 

    不管是平安夜、生日,還是平凡無奇的每一天,這樣的心情都不會改變。

 

    「謝謝!最喜歡你們了!」






FIN.

好想去THRIVE的LIVE啊......我怎麼不在現場......(???)


评论 ( 4 )
热度 ( 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