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ナギヤマ版創作60分一本勝負

「数年後」「ヘアアレンジ」「流れ星」

お題箱から「因為莫名原因而打起來,說好不能打臉但還是直往ナギ臉上打的大和」


    「你真是太過分了,大和。」

    在這十分鐘內到底聽見這句話多少次了呢。二階堂大和無奈地想著,從醫療箱裡取了紗布包住放有冰塊的塑膠袋底部。打好結,確定冰塊融化後不會漏水,他便伸手將塑膠袋遞給坐在面前的ナギ。

    一抬頭又見到對方閃著淚光的委屈雙眼。

    大和的臉僵了一下,平時的果斷與決絕全都被ナギ直率的眼神和心底慌亂的罪惡感追擊,跑得不見蹤影。他咬著唇沉默地將塑膠袋放到ナギ手上,接著便聽見對方開口。

    「好痛喔。」甚至還帶點哭腔。

    給你的演技建議才不是用在這裡的!大和在心裡狠狠地吐槽。他清楚知道ナギ的忍耐能力,就算是臉頰被打腫了,也沒有難受到忍不住哀號的程度......吧。想到這裡他突然不敢確定了,畢竟出手打傷對方的人是自己,即使是場意外,打傷ナギ的罪惡感還是在心底一層一層地擴大,讓他不知所措。

    由於下一次的連續劇拍攝需要武打動作的鏡頭,大和想在訓練之餘多加練習卻苦於沒有多的時間及對象,便拜託剛好一同休假的ナギ當練習對手。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聽說ナギ學過基本的防身術,而開口詢問時對方也爽快地答應了,大和便沒有思考太多,只是在練習開始前彼此約定別打臉部,以免影響之後的工作。

    然而在越練越上手後,專注力跟著集中,一不小心就忘了練習前的約法三章,大和在朝著ナギ的臉部出拳的瞬間想著完蛋了,但一時也收不回來,幸好ナギ還是及時往左邊閃開,才只有打到臉頰而沒有正中鼻子,不然對方美麗的臉蛋上就要多兩條紅通通的血注了。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嗎?雖然ナギ在閃避時重心不穩跌到地上,但除了被大和打傷的臉頰之外並沒有其他外傷。不小心打了對方,而且還是身為偶像最重要的臉蛋,大和驚慌地拼命道歉,ナギ雖然握著大和伸來的手自己站了起來,但卻在大和詢問還好嗎痛不痛時欲言又止,接著擠出有些歪斜的微笑。

    ──oh,真的很痛呢。

    然後就是現在這尷尬的情況。到底是痛還是不痛,大和已經搞不太清楚了。不,其實痛是一定的,大和知道自己出拳時的力道有多重,但到底有沒有痛到對方會一直向自己抱怨又是另一回事。他皺著眉,看著ナギ仍一臉委屈地等待自己,嘆了口氣後便捲起袖子,伸手將塑膠袋做成的冰袋輕輕敷上對方的臉頰。

    「可以嗎?會不會太冰?」

    「不會,謝謝你。」

    ナギ笑著說,眉眼彎成了新月的形狀。大和也鬆了一口氣,冷靜下來後才發現自己直到剛才都全身緊繃,被冰冷不適的罪惡感從後方掐緊的肩膀也放鬆下來,雖然舉著的手有點痠,但見到ナギ終於露出滿足的表情,即使無奈也覺得安心。

    為什麼會那麼慌張呢?他不由自主地想。是怕影響之後的拍攝工作?怕留下後遺症?或者只是因為疏忽而造成的傷害看起來太怵目驚心?或許全部都是,也全部都不是吧。更簡單一點、更清楚明白一點的,他想要好好表達,但始終抓不到要領。

    大和看著ナギ,偶爾輕輕移動右手調整冰敷的位置,而ナギ則安靜地閉著眼,直到塑膠袋裡的冰塊融了一半,大和想或許該上藥的時候,ナギ也張開了眼,然後微笑地看著他。

    「大和,」ナギ也伸出右手,指尖碰觸到大和的臉頰時他忍不住縮了一下,對方的手指卻揪住他又留長的鬢角,然後往耳後勾去。

    「這樣你的髮型就和我一樣了。」

    他說,有點雀躍且愉快地,讓大和一瞬間失了該說的話語。

    

    「......就算我弄得和你一樣,也帥不過你啦。」

    「oh,那是當然的。」

    「哈哈。......抱歉啊,ナギ。」

    「沒有關係。」

    

    最後說出口的還是只有單薄的道歉。

    但只要ナギ依然願意接受,那諸如此類的話語,不管要說幾次他都願意。即使很困難、很費勁。

    無論多少次。







FIN.

我看了動畫。偶像好棒。

评论
热度 ( 4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