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一瞬の夏》二(web再錄)

分帳是專門拿來貼再錄的,如果想看再錄的話建議直接追蹤這個帳號。

本帳之後不會再另外把再錄文轉過來。謝謝大家。


夏模様:


◎2015年5月出刊之HQ!!兔赤妖怪paro同人小說《一瞬の夏》網路再錄。






    二、穗





    鹽烤鮭魚、清燙菠菜、加了高湯的煎蛋捲,洋蔥味噌湯還有一碗盛得滿滿的白飯,將如此普通的兩人份日式早餐端到桌上時,對方卻露出了像是見到山珍海味那般驚喜而雀躍的表情。

    他將魚肉及白飯一同送進嘴裡,視線卻悄悄地落在對桌的人身上。焦香的魚皮與粉色魚肉間的油脂恰到好處,味蕾因稍燙卻滑順的鹹香感到滿足,搭配上Q彈的白米飯,更是促進了空腹時特別清晰的食慾。他明白為了填補早晨空洞的胃而想進食的強烈欲望,但眼前的男人──叫做木兔光太郎的男性人類,卻以一種過於率性、甚至有些急切的方式,大口大口地吃著面前的食物。

    木兔的動作很大,扒飯和夾菜時筷子與盤緣碗邊相碰的聲音格外明顯,卻也填補了用餐時無法交談的沉默。對他而言,這剛好成了在吃飯時偷偷觀察對方也不會被發現的好機會。

    放下飯碗及筷子,他拿起裝了味噌湯的黑表紅裏湯碗,在碗蓋上頭拍了一下後順利打開,溫熱的煙氣輕巧而迅速地攏住鼻子和眼頭。他默不作聲地抬起視線,與那雙淺蜂蜜色的雙眼恰好對上時暗自吃了一驚。

    「赤葦,那個啊…」

    「還要再來一碗嗎?」

    聽見木兔喊著自己時他愣了一秒,隨後才注意到對方手上拿著的空碗和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做出詢問的同時卻已經伸手把碗給接過來了。

    「嗯。麻煩你了,不好意思。」

    打開鐵製飯鍋的木蓋子,用飯匙將晶瑩的白米飯滿滿盛入特地做成加大尺寸的碗裡,途中聽見對方因不習慣而顯得僵硬的語調,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不用那麼拘謹沒關係的,木兔先生。」

    盡量使自己的語氣保持平穩,他邊說邊把飯碗遞了過去,木兔接過後便馬上夾了菠菜放到白飯上,正想送入口中時又停下了筷子,略顯猶豫地開口。

    「但赤葦也是用敬語叫我啊,而且來到這裡還讓你做飯給我吃,也算打擾了你…」

    「稱呼只是我自己的習慣而已,不用介意。況且這間房子本來就是你們家的,要說的話,我才比較像是客人那方吧。」

    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伸手將空了的湯碗重新盛滿味噌湯並放回對方的托盤上,才將話語接續下去。。

    「另外,對我來說做飯只是一般的日常家務,做一人份和兩人份都是一樣的,不會覺得特別麻煩。」

    木兔聽了他的話後,整張臉都明亮了起來,邊說著是嗎那就好邊拿起了筷子,繼續一口接一口地嘗起剩下的飯和配菜。這就是所謂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嗎,他想著,咬下了一口煎蛋捲。

    開朗或消極,謹慎或隨意,在這個人身上總是能見到不同的情緒,像一日間變換多端的雲彩,讓他覺得有些好奇,有些目不轉睛。

    人類是極為複雜的生物,他十分清楚,也知道從自身經驗來看他了解的還不夠多,所以這種因為摸不透、猜不清,找不到應對的最佳方法而產生的小小困擾,當然不是立刻就能解決的問題。

    況且木兔來到這個村莊並住下來也只是三天前的事。他只知道對方是職業運動選手,來這裡是為了休息養傷,還有明明那麼自然順口地喊著自己的名字,卻會在小地方突然在意起兩個人之間的禮貌距離而不知所措、這樣而已。

    全都只是任何人都能看見的表面,但人與人的相處不就是這麼回事。無法知曉接下來會靠近或遠離,所以只願意透露最無所謂的消息。

    關於自己是誰、是什麼、為什麼會在木兔家的舊宅裡看著這間屋子,這些事情他沒有提,也無法提起,所以只得到對方同等的回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請叫我赤葦就可以了。』


    那時他便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對木兔的詢問做出了最低限度的回答。可那個和其他事物比較起來一點也不重要的稱呼名詞,卻在那一天最炎熱的時候被木兔以認真而懇切的態度默念,以爽朗且愉快的語調喚出,就像偶然經過的一陣帶著熱度的風,吹亂他的頭髮,驚擾了思緒。


    『請多指教,赤葦!』


    他從來沒體驗過這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卻絲毫不覺得討厭。或許是因為對方直爽的態度讓他來不及應對甚至感到困擾,又或者他根本無從討厭起,於是便自然而然地放棄了那些帶著警戒的疏遠,各自向前一步,在不遠不近的距離內開始了一同生活的日子。

    一種久違的新鮮感,但感覺並不壞。



    「吃飽了,謝謝招待!」

    木兔合起掌響亮地喊著,隨後便靠在窗旁的柱子上,滿足地稍作休息。赤葦慢了幾步才放下筷子,合掌表示用餐完畢之後,便向著木兔開口。

    「沒想到木兔先生竟然能吃那麼多。因為家裡的碗都是這種特製大小,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會不會盛太多了。」

    「因為很好吃啊!好久沒吃到那麼豐盛的早餐了,赤葦真厲害。」

    毫無保留的讚美話語直擊而來,讓赤葦收拾餐具的動作不自然地頓了一瞬。即使立刻就反應過來,像是沒事一樣繼續將碗碟一個個放回托盤上,他也知道自己錯失了道謝的最佳時機。

    但木兔卻似乎什麼也沒察覺,自顧自地又說了起來。

    「不過你也很能吃啊,明明是偏向單薄的身材。」

    「就是因為這樣子家裡的碗才都做成那種大小的。」說到這裡,赤葦抬起頭看了木兔一眼,又接著開口「但要是又多了一個食量大的房客,食材的費用會吃不消的。」

    「欸?等等,你剛剛明明說做一人份或兩人分的飯都沒有差的!」

    「那是因為不知道木兔先生比我這種單薄身形的人還要能吃。」

    「什麼?身形?!難不成你很在意這個嗎赤葦!」

    不理會木兔在後頭的大呼小叫,赤葦走進廚房,將碗盤放入水槽後走到另一側,拿起倚在牆邊的竹簍正要背上時,看見了站在門口的木兔臉上掩不住好奇的表情。

    「這是要做什麼用的?」

    「收集食材用的。為了晚餐,現在要去採一些野菜和水果回來。…要一起去嗎?」

    「好啊!」

    木兔開心地答應,馬上就背起了竹簍,新奇興奮的反應就像要去郊遊的小朋友一樣。

    赤葦這麼想著,沒有發現自己的嘴角勾起了淺淺的笑意。













TBC.





 
评论
热度 ( 16 )
  1. aquamarine.夏模様 转载了此文字
    分帳是專門拿來貼再錄的,如果想看再錄的話建議直接追蹤這個帳號。 本帳之後不會再另外把再錄文另外轉過來...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