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Bプロ/あいかね/何千回何百回でも


◎愛染健十x金城剛士。


    「這樣可以嗎?」

    金城剛士幫他戴上耳機。那雙骨節突出的手握住耳罩式耳機的兩邊就像是掌心掩住了他的耳朵,但愛染健十知道對方的視線並不在他身上,而是落在耳機戴環的調節紐。這種瑣碎的事其實自己也能做好,而依照平常的慣例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對方應當懶得為他動手,但所謂的習慣中依然存有微小的意外性,而今天恰巧就是如此例外的一天。愛染健十沉痛地想,看著面前被瀏海遮住一些的金城剛士的右手腕。

    剛士今天的心情很好。愛染從一早就察覺到了,雖然不確定原因為何,但今早他在廚房裡照常準備早晨的健康蔬果慕斯,金城從後方繞過他拿水喝時除了無理地表示你怎麼還在喝這種東西之外,又多問了一句今天的幕斯是什麼口味,這讓愛染感到有些驚訝。當然愛染知道金城不是打從心底想知道胡蘿蔔或甜菜根慕斯有什麼療效,但光是坦率地表達對身邊人的興趣,就足以知道今天的金城在心理和身理上都狀態絕佳。

    早上的工作結束,下午休息,悠太去學校上課後愛染想起還沒物色新耳機的事,於是向金城詢問意見,結果就像現在這樣。金城拿了自己收藏的幾副耳機,不同廠牌的耳機中有耳道式也有耳罩式。耳機要自己聽過才能找到符合需求的類型,金城說,於是他們就開始了耳機試聽評比大會──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但幾秒前這場評比會議的中心主旨在愛染心中漸漸模糊且移往了別的方向。他從來沒有在那麼近的距離下看過金城的手腕、手指還有上頭被手環戒指押出的印痕。淺淺的一圈紅色烙在健康的膚色上,不知道會不會痛?愛染想,但下一秒就為自己腦中出現的想法感到深切的絕望。包括他自己,手飾戴習慣的人都對金屬長時間的壓迫渾然不覺,所以這不該是值得過度反應的事。況且他們在演唱會的時候、見面會的時候甚至坐車移動的時候,肌膚的接觸都比現在要緊密多了,勾肩搭背環繞還有肩膀上金城的重量,都已經成了愛染的日常,所以不該是這樣的。

    不該,不會,不能。  

    愛染稍稍抬起頭,對上金城專注卻略顯煩躁的眼。這副耳機的調整紐不知道為什麼卡住了,金城想施力硬推卻又怕弄壞,因此費了不少時間。愛染想大概有兩分鐘之久,明明距離那麼近但金城看的卻不是自己。諸如此類的情況他從小就經歷多次,但直到遇上了金城剛士和阿修悠太,他才開始遺忘了忍耐的方法。

    愛染真切地希望阿修可以現在就出現在這裡,蹦蹦跳跳地跑來湊熱鬧或是笑嘻嘻地說句無關緊要的話,那麼他就能從這難堪的局面逃離。逃啊逃啊最終做到的也只有別開視線,然後在聽見對方不滿的呼喚時重新將目光集中。

    「嘖,我已經在弄了,不要催!」

    金城說,還不滿地砸了嘴。愛染沒有說話,但不知何時開始只是一個眼神交會對方也能懂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啊,或許也不完全吧,因為更複雜更難解更羞於出口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確定為何物的事物,金城是讀不到的。

    「我說啊,剛士,下個星期、」

    「下個星期?啊,是下星期三吧,你的生日。」

    愛染睜大了眼。他其實只是想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有了選擇,下星期會再去店裡試試所以可以先放棄這副耳機,但金城說出的話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金城一直都讓他無法預期。

    「啊、嗯。剛士要送我禮物嗎?耳機?」

    極其熟練地掛上一如往常的微笑輕率地開口,果不其然金城在聽了他的話後皺起了眉,然後把耳機從他的頭上拿下來。有人自己要求禮物的嗎?金城說,唇角略顯輕蔑的笑讓愛染感到安心。花了不少時間不少力氣才來到這裡,不遠也不近的距離還有從不言說的信賴,想要永遠維持這些的想法總是天真地讓愛染忍不住發笑,但同時也知道無論嘗試多少次自己選擇的依然會是同樣的道路。

    重複幾千幾百次也無法厭倦。這樣安穩與焦躁並行的感情。

    愛染向金城道謝,然後用右手壓住自己的左手腕。那裡同樣有被手環壓出的輪狀痕跡。



FIN.


けんけ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