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薰奏薰/Back to Back 下


◎【MMDあんスタ】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奏汰 薫】sm31708637

◎未來捏造





    高中的最後一年,羽風變得經常和深海待在一起。現在回想起來也說不出原因,就是在預定不巧空下來時,打開手機將充滿女孩子連絡電話的通訊錄從最初滑到最底,終究會關上手機踏上前往海洋生物部的走廊。有時候是噴水池,有時候是3B的教室,但這些都無可厚非,重要的是當他真的感受心臟如鉛塊般沉重,查看通訊錄的動作在結果前也都變成了掙扎的形式。

    羽風還是喜歡女孩子,喜歡和她們一起聊天約會到處逛逛,這和與深海待在一起是互不衝突的兩件事。說得自私一點就是各取所需,當他想快樂地逃開現實生活就去與女孩子約會;當他什麼都不想說,什麼都說不出口時,就前往昏暗中泛著靛藍微光,宛如海底的社團辦公室。和深海待在那樣的空間裡,僅是看著玻璃柱中的水母慢悠悠地上下飄游,就能讓他稍微喘口氣。

    深海看見他進門時會開口打招呼,接著就繼續完成手邊的工作。有時候會開口叫他不要偷懶一起幫忙,有時候則逕自忙得開心,彷彿他不存在似的。羽風想深海大概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只是想翹課翹練習,什麼時候是真的失落難過,但不管如何,深海從不曾開口多問,只在想起時開口呼喚他的名字。

    薰。這麼叫他的人屈指可數,所以他很高興在這些少數特別的人中,深海是其中之一。

    但這件事他開口說過嗎?記不太清楚了。羽風只記得在畢業之前他曾懷疑深海其實是從大海深處來的精靈或水母的化身,因為走失了所以才來到這裡,又因為一些原因而無法回到海裡去。當然這樣誇張的幻想從未成真,但他也想過,若這些都是真的,自己能否成為幫助對方走向大海的那個人。

    深海不會游泳。幾次追浪被浪潮滅頂時,羽風沉在水底望向被太陽照得光亮的水面,忍不住想起這件事。要是深海不會游泳,他要怎麼在失去平衡時翻身向上游,抓住衝浪板探頭吸取氧氣?

    就算不靠近漲潮的海岸,現實中還是有太多事情足以淹沒口鼻令人窒息。

        

    所屬的團體及班級不同,歌唱舞蹈的練習通常不會一起進行。羽風只和深海一起練過一次舞,目的是為了某次表演的開場。那是首快節奏的歌,舞蹈多是激烈且俐落的動作,他們在各自聽過歌曲後才一起借了教室練習。

    由於走位安排的緣故,羽風多半時間都和深海背對背,但在利用鏡子確認動作時,在許多伸展與跨步的連結間他會看見對方的表情。專注而嚴肅,微微下歛的雙眼一瞬間顯得幽暗,抬起頭時卻澄澈又銳利。他看過不少次在舞台上表演的深海,但當站在同樣的位置,卻不得不被那雙翠綠的眼震懾。

    啊,奏汰也不想輸啊。他想。

    因為即使不斷逃避,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投降。

    從家裡逃開,從學校逃開,直到高中快畢業才模模糊糊搞清楚想要的到底是什麼,這樣的自己是那麼軟弱又不爭氣。但起步的時候,站在台上的時候,喉嚨震顫出每一個樂音四肢揮舞出每一個動作,他開始會覺得有些興奮,有些開心。

    深海也是這麼想的嗎?倒數幾個舞步他們將手向上伸出,什麼也沒能抓住。

    但音樂停下之後,在喘息還未平復前深海向他遞來瓶裝水,他看著對方握著寶特瓶的手和那柔軟的笑容,想起了觸及時冰涼的溫度,不自覺笑了出來。

 

    對於深海的事,直到現在羽風都還一知半解。在畢業前聽見的那些風聲他一個都沒向本人確認,只是希望對方能像以往一樣活得自由自在,把頭髮鞋子衣袖都弄得濕淋淋,開懷地笑。

    呼吸不過來很討厭吧?

    那時問出口的話只得到對方沉默而無奈的回答。但羽風也不想勉強,他只是想讓深海知道,希望他知道,就像那些他們待在一起時感到安心的日子,他也期待自己能成為讓對方喘口氣的存在。

    不是第一也沒有關係,只是偶爾想起也無妨。他們都有比起對方還要更在意、更放心不下的存在,但如果待在一起時能讓彼此都變得溫柔,能夠稍微放下怎麼也無法丟棄的固執,不再說緩和事態的謊話……如果能夠這麼做的話。

    無法確定現在的自己是不是變得比以前好,但確實是在前進。在不斷嘗試往前的每一天裡,偶然想起那段在海中悠遊的日子,即使只是一小茶匙,也是清爽的海水鹹味。

        

    羽風想起上回見到深海時,對方的髮尾是乾爽而輕盈的水藍色。

    他再次點開那個久未有新訊息的視窗,希望在不久後,就會傳來嶄新的通知。深海一直都很會掌握時機,他想若行程沒變,下一次的休假應該是兩個星期後。等到那時候,就一起去海邊吧,好久沒有去海邊了。

        

 





FIN.




我想薰跟奏汰就是能抱持著一起相處的回憶各自努力下去吧。好喜歡喔。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