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薰奏薰/Back to Back 上


◎【MMDあんスタ】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奏汰 薫】sm31708637

◎未來捏造



    上一次和深海見面時,他們一起吃了鯛魚燒。

    奶油口味、巧克力口味,還有限定的抹茶口味,羽風把每個紙袋都撕開一個缺角,放在桌上讓深海先選。完好的鯛魚燒外表看起來都一樣,若不咬下一口根本不知道會是什麼味道,深海看著鯛魚燒思考了幾秒,伸手拿了中間的那一個。

    撥開紙袋,鯛魚燒探出頭來,深海看了看褐色的圓潤魚眼睛,有些興奮地張開口。與其他店家不同,這家鯛魚燒的外皮是薄而脆的類型,咬下時甚至會發出清脆的喀滋聲,接著溫熱濃郁的內餡就會滿溢口中。比起具有厚度的麵粉外皮,羽風喜歡這種比較脆的,而看著深海的表情,他知道對方也對薄皮鯛魚燒感到非常滿意。

    是『奶油』口味的耶,薰。深海說,翠綠色的雙眼笑得彎起,像水面映照出的新月。他沒有回答,只是微笑看著對方將手上的鯛魚燒放下,拿起巧克力口味的咬了一口。深海把每一個口味都嘗過,羽風問他最喜歡哪一個,他歪著頭想了想,回答了一開始選擇的奶油口味。

    我也最喜歡那個口味。羽風說,為這少見的相同之處感到有些開心。

    而回過神來,這已經是兩個月以前的事。

 


    羽風扎實地睡了一覺。沒有鬧鐘鈴聲中途打擾,睡眠時間因此無限制地延長,在難得的自然醒後他首先感受到的是後腦勺隱隱的疼痛。

    糟糕,睡太久了。他從床頭摸到手機,看著上頭顯現的時間暗自咋舌。現在是早上十點,從昨晚十二點躺床到醒來他總共睡了十小時,其實並不算多,但已習慣只睡五、六小時的身體面對突然的作息變化,一時還無法適應。

    今天沒有工作,是久違的休假日。要是放縱一點他大可直接躺回床上繼續翻滾直到睡著,但羽風知道再這樣下去隔天工作時會無法進入狀況,所以還是努力離開床舖,稍微梳洗過後翻出冰箱裡的吐司和奶油果醬,開始準備簡單的早餐。

    等待吐司烘烤的時間裡,他拿起手機檢視未讀的訊息。回了幾個工作上的聯絡後再瀏覽私窗,久未出現通知的UNDEAD群組因為昨日的聚會而顯得特別熱鬧。羽風恰好因為個人工作而無法出席,只能看著許久未見的後輩們和喝得有些茫的朔間零合照,一張張群魔亂舞的照片讓他忍不住失笑,但晃牙和阿多尼斯還是留下了希望他下次務必參加的訊息,羽風只得簡單地答應,然後送出說OK的花園鰻貼圖。

    跳出群組,他往下滑動對話框,發現深海的視窗被一個個不同的聯絡訊息堆疊擠到了最下面。上一次的對話紀錄是兩個月前,他在回家路上經過新開的鯛魚燒店,一時興起拍了照片傳給深海,沒想到卻馬上得到了回復。

    我沒有吃過『鯛魚燒』呢,附上一隻藍色的小魚及張口表情的繪文字。於是羽風買了口味各一的鯛魚燒,傳送位置訊息過去後,在店家旁與深海會合。

    再上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久到都想不起來了,模糊的記憶中只有深海圍著圍巾穿著深藍色牛角扣外套的模樣,而一起吃鯛魚燒時則換成了白色與牛仔藍的拼接薄襯衫。那時還是春末,正式進入夏天的現在應該換成短袖了吧,但羽風首先想到的卻是深海穿著高中夏季制服的模樣。

    畢業後三、四年,印象卻還停留在高中時期,代表他們這幾年見面的次數真的是屈指可數。羽風在烤麵包機發出提示聲後,捏著剛烤好的吐司將之放到盤子上,開始抹起奶油。他習慣早餐吃吐司、麵包,不像深海是米飯派,吃得時候還要淋上份量多得有些恐怖的醬油。還有魚,深海熱愛各式各樣的魚,也喜歡吃各式各樣的魚,他一直覺得在喜歡海洋生物跟品嘗海洋生物之間似乎存在微妙的矛盾,但深海依舊毫不保留地對所有人展現他的喜愛。這套海洋生物的貼圖就是對方送他的,據說同為海洋生物部的颯馬也有一份。

    就像這樣,深海一直都是十分隨心所欲的人,至少羽風這麼覺得。低沉柔軟的嗓音,飄忽的氣質,捉摸不定的行動,而且常常泡在水裡,所以即使對方開著手機,提示鈴聲十之八九都淹在水底,把電話打穿了都還找不到人是家常便飯。

    在學校裡羽風還能把握對方常出現的幾個定點,但離開學校後,他們到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環境,遇見不同的人,拼命使自己適應周遭都來不及,當然無法常保聯絡。

    羽風偶爾會在工作場合見到千秋,對方開朗的笑容和熱力十足的大嗓門都和以往沒什麼不同,他們因為雜誌的攝影短暫合作過,那時羽風就從千秋口中聽到過深海的消息。昨天我遇到奏汰啊、我們一起去做了什麼啊……等等等等,很直白卻片段的敘述。羽風知道千秋不是為了帶深海的消息過來才告訴自己,而是在聊天的過程中自然想到就講了出來。雖然是從他人口中得知,但知道深海過得不錯他還是覺得鬆了口氣,至少對方還好好活著,沒有跑到海邊去卻因為不會游泳而被海浪捲走。

    薰君最近和千秋君感情很好呢。某次在休息室待機時零沒頭沒腦地和他這麼說,他抬起頭望向對方,零卻連頭也沒抬繼續划著手上的手機,讓他頓時有些煩躁。我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喔,畢竟高中時是同班同學。羽風笑著回答,心裡想著連這樣的煩躁感都如此久違,最近是怎麼了,流行緬懷過往嗎?

    這樣呀,那很好啊,要好好珍惜得來不易的友誼。零維持老成的語氣說著,然後抬頭向他笑了一下。羽風的表情肌僵硬了一秒,立刻就恢復了完美的笑容,那時是音樂節目錄影的正式上場前一分鐘。

    雖然不知道零是剛好想到還是故意的,但羽風知道對方意有所指。深海常常主動去找千秋,而千秋也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見到深海,羽風以前曾為此感到羨慕。羨慕的原因是什麼他也說不上來,只是覺得如此單純而堅韌的關係,自己似乎無法辦到。

    不管對象是誰,要全盤給予或接受信任都是那麼困難的事。即使是現在,羽風還是這麼想,但卻不覺得羨慕了。而這點若是零不點明,他大概也不會發現吧,改變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完成,查覺到時免不了一陣驚慌失措。

    畢業後深海從沒主動傳訊找過他,他也因為生活忙碌,只有在想到時才會點開視窗試圖了解對方的近況。

    但少數幾次的巧合還是把他們兩個牽在一起。如同畢業前在舞台上的告別。

 

    






TBC.




MMD好好看大家都該看喜歡薰跟奏汰都該看拜託大家看(哭)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