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ナギヤマ/取るに足りない逃避行


◎題目來源→ナギヤマ版創作60分一本勝負


    
    離開便利商店,夏夜特有的濕熱空氣就貼上肌膚,令人忍不住懷念起空調乾燥舒適的溫度。       

    將皮夾收進長褲後方口袋,大和望向提著塑膠袋一臉愉快的ナギ。ナギ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他微笑,但在那迫不及待的詢問視線下,他還是臨時想了幾個除了回宿舍之外的方案,並在對方等不及前做出決定。

   「走吧。冰等到了再吃,不然弄髒手很麻煩啊。」

    「Oh,邊走邊吃不是日本特有的習慣嗎?」

    「......我很久以前就想問了,你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這些知識的?」

    而且大多都半真不假,令人難以回應。大和走在前頭,邊問邊轉頭看向ナギ,只見那隻纖長美麗的右手伸進塑膠袋裡,又十分遺憾地空手而出。

    「有些是母親告訴我的,有些則是從網路上得知。這麼說來,邊走邊吃不是日本文化的一種嗎?」

    「呃、這麼說好像也不太對......ノースメイア的人不會這麼邊走邊吃嗎?」

    「至少從小的教育裡是不允許我這麼做的。」

    ナギ回答,語氣平靜溫和卻有所保留。只要提到祖國的事,對方的態度總是如此,不刻意迴避卻也點到為止。雖然令人在意,但大和還是隨口回了句是喔,就讓話題結束。他本來就不是因為想知道私事才反問對方,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ナギ提出的疑問,所以讓話題停止也算是達到目的。

    兩人保持著約一步半的距離,沉默地走了一分鐘後,來到宿舍附近的公園。深夜的公園杳無人煙,只有夜風偶爾擦過樹梢時沙沙作響,大象形狀的溜滑梯和正方體攀爬架靜靜佇立在公園中央。大和繞過遊樂器材,來到路燈旁的長椅邊,正想掃開上頭的樹枝落葉,一旁的草叢突然有什麼竄了出來。他肩膀一震,僵硬著身子看著那個嬌小的身軀從草叢中跳出,來到路燈底下。

    「wow,貓咪!」

    ナギ開心地驚呼,保持距離在那隻白毛灰條紋的野貓前蹲下,看著它搖搖頭甩開頭頂沾上的樹葉,舉起前爪開始梳理毛髮。

    「嗨,美麗的小姐。」ナギ邊說邊伸出手,野貓梳理到一半,抬起頭看向他,像在思考那般望著那隻手掌幾秒,接著向前探頭嗅了嗅。

    「大和!就是現在,快幫我拍照!」

    ナギ壓低了聲音卻不減興奮,讓大和忍不住失笑。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切換至拍照模式,努力調整亮度和拍攝角度。

    「好,拍好了。光線有點不夠但將就一下吧,還有再不吃冰就要融化啦。」

    「啊、對。」聽著大和的話,ナギ收回手站起身子,向野貓道別。野貓倒也不太在意,重新舔了舔前腳和身體,然後很快就離開了。

    「大和不喜歡貓嗎?」

    ナギ望著野貓離開的方向,突然問出這麼一句。

    「沒有啊,應該算是喜歡吧。貓咪很可愛啊。」大和邊回答,邊在長椅上坐下,從塑膠袋中拿出蘇打冰棒,「但要不要和他們接觸又是另一回事啦。來,你的。」

    ナギ聽了大和的聲音才回過頭,而自己的那份巧克力雪糕則被遞到面前,包裝上滲出接觸室溫後凝結的水珠。

    「說的也是。」他笑著伸手接下,「想要親近卻被對方避開的話,會覺得很失落吧。」


    要一邊顧及手上漸漸融化的冰一邊說話是件困難的事,加上身體停止活動後一口氣湧上的疲憊與睡意,大和沉默地咬著冰塊直到口中只剩下甜膩的糖水味,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發起呆來。他看著手中還剩下大半的冰棒,決定趕快吃完趕快回宿舍睡覺,明天早上九點還得進行即將拍攝的電視劇討論會。

    為了保持清醒,大和開始在腦中確認起明天的工作行程,冰棒吃了一半才發現有點奇怪。好像太安靜了。他想,轉頭望向坐在身旁的ナギ,發現對方也在和手中的雪糕奮鬥。雖然雪糕已經融化到可以用牙齒咬的程度,但ナギ還是先將外層的巧克力片輕輕咬碎了再張口含住,用舌頭將碎片和雪白的冰淇淋一同捲進口中。是怕牙齒冰得受不了嗎?大和看著對方微皺著眉的專注模樣覺得有些好笑,然後融化的冰淇淋就沿著ナギ握著冰棒棍的右手流了下來。

    經過虎口、手腕,到達手臂,他還來不及出聲對方就張口將乳白的冰淇淋舔掉了。

    大和頓時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畫面,心裡還在混亂的同時ナギ就朝他看了過來,微微笑,然後指指他手上的冰棒。

    「大和,可以讓我吃一口嗎?」

    「喔、喔,好啊。」

    然後ナギ就湊過來低下頭,大和看見了他的髮旋,在路燈的照耀下變成褐黃色,像平底鍋裡融化的奶油。他想起了那個味道,溫和飽滿,頓時就覺得有些乾渴。明明才吃過蘇打冰棒──大和低頭看向自己的右手,最後一口蘇打冰棒已經進了ナギ的嘴裡。

    「謝謝招待。」

    ナギ笑容滿面地說。他無奈地苦笑,在對方舉起雪糕問他要不要也嚐一口時擺擺手拒絕。就算不吃雪糕,他也已經滿腦子都是對方滿足的表情了。但即使這樣還是很奇怪,ナギ能強硬或任性地向自己撒嬌,偶爾卻會露出寂寞的表情,好像這些都是錯誤的一廂情願。

    明明知道自己從來沒有辦法拒絕。

    大和沉默地等待著,偶爾望向ナギ專心吃著雪糕的側臉,然後看向方才小貓離開時鑽入的小徑。可以再要求多一些的,再多一點、多一點,或許他就會開始忘記抗拒的方式,失去站在原地的執拗,然後主動為他做些什麼。

    會發生什麼事都是說不準的,就像他今天還是在隔天必須早起的深夜和對方一起到便利商店買冰,還遇上了可愛的野貓。

    大和在ナギ吃下最後一口雪糕時接過他手上的包裝袋,和自己的一起丟到公園的垃圾桶裡,走回位置上時他看著坐在椅子上等著自己的ナギ,忍不住失笑。

    「你嘴角沾到了。」

    他笑著伸出手,然後發現這是今天第一次主動碰觸對方。

 





FIN.



標題→微不足道的逃避之旅

八月又到啦又要準備面對更新啦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15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