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 英つむ英/ねぇねぇ、英智くん 05

◎英智和つむぎ饅頭及周圍的人。


01  02  03  04 



    「前輩不在這裡。」

    穿著練習服的逆先夏目皺著眉,一臉不耐煩地說道。他擋在敞開的門前,絲毫沒有邀請英智進門的意思,但英智只是微微笑,然後將手中的文件遞到夏目面前。

    「我要找的不是つむぎ,是你喔,逆先。這份企劃書是Switch提出的吧,有些細節能和你談談嗎?」

    「企劃書?」夏目挑起眉,思索了幾秒然後開口,「總之你先進來吧。」

    夏目說完轉過身,英智便跟在後頭走進練習室。很少有人用這種態度和他說話,而且對方還是年紀比自己小的後輩,這讓英智覺得有點新鮮。他看著前方夏目直挺的背脊,接著環視這間不算大的練習室。約半間普通教室大的室內,除了音響器材及整面牆的鏡子,只有夏目和正站在牆邊喝水的春川宙,即使是校內偏小的練習室也顯得有些空曠。

    「啊,會長大人你好!」

    「你好。」

    英智笑著向宙點點頭,站在一旁的夏目則接著開口。

    「宙,伸展操要好好做喔。」

    「好!」

    聽見回答,夏目重新看向英智,然後伸手接下那份企劃書。他打開資料夾翻了幾頁,再次皺起了眉。

    「這的確是Switch提出的企劃,主要構想是我,但細部的實施規劃是前輩負責的,所以上頭畫圈的部分要找他詢問才會比較清楚。」

    「聽起來你好像並不了解這份企劃。」

    英智說,夏目又把資料往後多翻了幾頁,才開口回覆。

    「因為這份企劃是前輩擅自提出的。我們三個事先討論過企劃的大綱,然後請前輩負責把實施細節先詳列出來,之後再一起討論。但既然企劃已經在學生會那裡,應該是前輩結束工作後直接把企劃交出去了吧。……真是莫名其妙。」

    英智從夏目手中接回那份企劃,再次翻看。其實整份企劃的內容很完整,只是有幾處的規劃和申請作業稍嫌草略,但英智知道那些沒有寫在企劃書上的過程應該是仰賴私下的關係進行。Switch中能這麼做的只有一個人,而即使手中能利用的資源早就所剩無幾,為了後輩,那個人應該還是會這麼做。

    「既然如此,能請你們告訴我つむぎ在哪裡嗎?」

    英智問道,然後毫不意外地見到夏目臉上厭煩的表情。

    「涉……師匠已經跟我說了,他說沒有在你那裡看到前輩。既然你都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前輩在哪裡呢?『皇帝』大人。」

    「呵呵,你真有趣,逆先。」英智忍不住笑了起來,「就算我是『皇帝』,也不是能知曉一切的『神』,不可能知道任何人的所在地的。況且我也沒有在つむぎ身上裝GPS追蹤器啊。」

    「這說法聽起來像是你以前裝過一樣。」

    夏目毫不留情地反駁,而英智微笑不語。兩人沉默地僵持了一陣,最後是夏目重新向英智伸出手。

    「你跟前輩一樣惹人討厭……企劃書給我吧,我會和宙一起修改。」

    「這樣好嗎?放任つむぎ的任性妄為。」

    「一點也不好。」夏目說,接下英智手中的資料夾,「但前輩是在上星期的繳交期限後才聯絡不上的,或許是有什麼事來不及,所以只好先把企劃交出去吧。」

    「而且Switch的企劃,必須由Switch來包辦一切!對吧,師傅!」

    宙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了柔軟操,也湊過來開口。夏目看著他,愣了一下後便微笑地點點頭。

    「你真是溫柔啊。」

    英智聽完兩人的對話,只說了這麼一句。而在夏目開口之前,宙搶先一步的話語卻清晰地留在耳際。

    「那是當然的,因為師傅最──喜歡前輩了!」

 



    重新交代企劃書的修改期限後,英智回到了學生會辦公室。書桌上的つむつむ一聽到開門聲就急忙轉身望向他,甚至在原地輕輕上下跳躍。

    「我回來了,つむつむ。」

    英智說,牽著嘴角勾起微笑。他在椅子上坐下,覺得疲憊一瞬間湧了上來。是身體還是精神,或者不管哪一項都已經瀕臨極限了。然而英智還是以手臂撐著桌沿,起身看向站在玻璃桌墊上的つむつむ。他的跳躍高度已經進步到能從碟子和桌面自由上下走動了。

    「つむつむ,我今天去見了兩個人。」

    英智說,つむつむ仰著身子看向他,右上角憑空浮出小小的問號。

    「是二年級的逆先夏目,還有一年級的春川宙喔。」

    『英智くん?』

    「你應該知道是誰吧?」

    『英智くん。』

    「嗯,你一定知道的。要試試看嗎?」

    『英智く、』

    「來試試看吧。」

    英智說。つむつむ看向他的表情非常困惑,卻還是帶著那個無法改變的微笑。對啊,困擾卻笑著。英智想,自己看過這樣的表情無數次。

    『夏、目、くん。』

    「還有呢?」

    『宙、くん。』

     「做得很好。」

    英智開口讚美つむつむ,但對方看起來一點也不覺得高興。為什麼呢?自己可是鮮少稱讚別人的。他想開口再說些什麼,つむつむ卻像昨天一樣,小小地蹦呀跳地來到他的手指旁。

    『英智くん。』

     ──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

    つむつむ應該是想這麼說吧,就和那個時候的自己一樣。但令人困擾的是,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到底是什麼樣子。不管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扯著發疼的喉嚨,舞動刺痛的四肢時。然而唯一能確定的是,即使搖搖欲墜,在舞台上的對方仍然充滿光彩。以前是,現在當然也是。

    一切都不一樣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英智伸手輕輕摸了摸つむつむ的頭,明明是做慣的動作卻覺得特別懷念。他不曉得對方到底知不知道,畢竟他從沒說出口,而且人與人的相互了解終究只是錯覺。

    在追逐的過程中遭遇得失而感到迷茫是必然之事。

    但在說出「請你和我當朋友」和「我們是朋友」時,他都是真心的。






FIN.



英智和つむつむ的部分就到這裡告一段落了。新刊會加寫一篇結尾。

謝謝閱讀到此的你!有興趣還請幫我填個印量調查><





评论
热度 ( 1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