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英つむ英/ねぇねぇ、英智くん 04


◎英智與つむぎ饅頭和周圍的人。


01 02  03




    辦公桌左側的窗在夏天時都是敞開的,雖然室內有空調,但基於電費及身體健康的考量,英智在辦公室內時幾乎都是開著窗子,搭配風扇讓空氣流通。那扇窗一直都維持半開的狀態,即使是難得開了空調的日子,將冷氣關掉之後英智一定會先打開那扇窗戶,除了習慣使然,也是因為這扇窗有個特別的功用。

    日日樹涉突然從天而降。

    窗戶大大敞開,夏季的熱風把涉吹了進來,五顏六色的氣球懸在他的周圍,衣袖揚起時環形的彩色紙帶就散落一地,從窗沿跳下時那頭淺藍色的長髮和制服外套一同飄揚,在隨著著地的動作平順地回到原位。過程不到幾秒鐘,畫面卻像慢速撥放的幻燈片一樣映在他的眼裡。英智微笑地看著身上纏著許多氣球棉線的涉,想著這幅畫面已經好久沒看到了。

    「英智,你好嗎?我是你的日日樹涉喔!」

    涉以高昂地語調道出一貫的招呼,接著將右手環到胸前向英智鞠躬。他的長髮順著彎腰的動作從兩旁垂了下來,英智看見對方背後還纏著幾個明顯是剪貼而成的紙圈,藍的黃的紅的,讓他不禁失笑。

    「涉,好久不見。你最近都到哪去了?」

    「因為今天天氣很好,所以我到屋頂去練習新的表演,結果掉下來時剛好看見學生會辦的窗戶,真是幫大忙了,英智,謝謝你!」

    涉說著,從外套裡側空手掏出一朵紅色的紙花,遞到英智面前。英智看著他,遲了幾秒才接下那朵花,算是接受了對方文不對題的回話。

    涉看著英智,笑著點點頭,然後開始處理纏在衣服和頭髮上的氣球線,接著拍落外套上的紙圈。辦公室裡乾淨的木地板上現在充滿了各色紙環及氣球,像是即將舉辦一場歡樂的派對,但英智不在意,只是隨手將拿到的紙花放到茶杯旁,然後對著既驚訝又好奇的つむつむ笑了笑。

    今天英智比平時還要快注意到涉的奇襲,原本他正在審查一份尚有疑慮的企劃書,卻注意到茶杯旁的碟子有微小的聲響,一抬起頭,便看見つむつむ在碟子上頭焦躁地走來走去。他正想開口詢問,就聽見對方呼喊自己的名字。

    『英智くん!』

    他順著つむつむ的視線望向窗外,正巧看見涉長長的外套衣襬。

    英智已經習慣涉奇特的舉止了,所以對於從窗外闖進來,或是把地上弄得到處都是紙屑都還能平心以對,只要對方在離開前好好把環境恢復原狀就沒有問題。但つむつむ在涉到來之前的行為,就像是下雨之前燕子會飛得比較低那樣的預兆,引起了英智的興趣。但為什麼是涉呢?英智想,卻被涉突然的話語打斷了思緒。

    「啊,是小小的占卜師呢!你好,我是你的日日樹涉。」

    涉輕快地靠到辦公桌旁,對著碟子上的つむつむ打招呼,看起來有些興奮。

    「占卜師?啊,說的也是。」英智說,伸手摸了摸つむつむ的頭當作安撫,「他的名字是つむつむ。」

    「小小占卜師也有名字啊,嗯,很好!」

    涉說著,伸手把つむつむ放到自己的手掌上。つむつむ雖然不排斥,但或許是因為不習慣的緣故,看起來有些緊張,而涉則是非常有興趣的樣子,歪著頭變換角度觀察手上的つむつむ,甚至帶著它轉起了圈。

    「這個大小、行走的方式和柔軟的觸感,amazing!」

    『英、英智くん?!』

    「涉,別太欺負它喔。」

    聽著對方的呼救,英智終於還是出口制止了涉。

    「欺負?我沒有在欺負它呀,我平等地愛著這個宇宙!」涉雖然這麼說,但還是停下觀察行動,摸了摸つむつむ的頭後就將它放回碟子上。

    「不過,它和先代的那位占卜師真的一模一樣呢,不知道他最近好不好?」

    「嗯,不知道呢。最近沒有見過面。」

    「是嗎?那我得把這件事告訴夏目才行。」涉說著,開始收拾起漂浮在辦公室各處的氣球,他輕輕跳起,抓住從天花板垂下來的氣球棉線,將那顆飄得太高的紅氣球收進懷裡。

    「夏目?」

    「是啊,我得告訴他占卜師不在英智這裡。昨天遇見他時,他好像因為找不到人很困擾的樣子。傾聽可愛後輩的困難並嘗試幫助,就是身為學長的使命!」

    「是嗎,原來如此。」

    英智點點頭,看著涉快速地將所有氣球抱個滿懷,覺得應該再多問些什麼,卻不太確定開口的目的。然而涉剛走到門邊,又回過頭來望向了他。

    「對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但一直想不起來。現在想想,大概就是占卜師的事吧!那麼再會了,英智!」

    涉說著,隨著高昂的道別彈了一個響指,地板上散落的紙環碰!地一聲全消失不見,只剩下英智桌上的紙紅花還留在原地。

    連說再見都來不及,人就跑走了。英智有些無奈地看著因為涉的離開又再度闔上的門,坐回椅子上替自己重新倒了一杯紅茶。

    つむつむ在他的手經過碟子旁時輕輕靠了上來,英智以為自己又會聽見對方的呼喚,但室內仍一片寂靜,只有摻上一抹橘紅的陽光隨著夏風從敞開的窗進入,吹得窗簾啪啪作響。

    他想自己是被安慰了,卻不懂為什麼會被這麼對待。因為欲言又止嗎?因為表現出動搖的樣子嗎?什麼都不想只是貪圖他人的溫柔最輕鬆,但這麼做只會止步不前。他想要接近那個地方,站在那樣的舞台上,而曾經的想望也已經成為現實。涉現在站在他的身邊,喊他的名字,這些都是用一連串犧牲交換來的。

    現實最殘酷的就是你永遠無法知道捨棄現在選擇他者會迎來什麼樣的成果。比現在好,或是比現在更壞,都已經無所謂了。只能相信自己做的都是最適當、最完善的決定,只能相信自己。英智從來不曾懷疑過這一點,但卻無法不去思考方才涉所說的話代表什麼意思。

    說起來他本來就不知道つむつむ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會動、會說話、會親近自己,怎麼想都非常可疑。然而對方的出現,卻彷彿在向他說一切都能從零開始。

    應該在結束之前一起去唱卡拉OK的。英智想,將手指移開握上茶杯把,沒有理會つむつむ欲言又止的視線,將注意力放回桌面上的公文。

 




TBC.




再一篇就會結束了。本子的話會加收一篇結尾。(握拳自我勉勵




评论
热度 ( 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