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英つむ英/ねぇねぇ、英智くん 02

◎英智和つむぎ饅頭與周圍的人。

◎一樣以英智+つむぎ為主,因為作者自己的CP傾向還是標上英つむ英。除此之外與其他出現角色的互動上並沒有以CP為前提書寫。


01



    幾番考慮過後,英智決定叫玩偶「つむつむ」。

    說是幾番考慮,但其實過程只耗費了一分鐘左右。他從玩偶的原型人物出發,又想了幾個和它圓滾滾外型相關的名字,最後決定將兩者結合在一起,得到「つむつむ」這個結果。雖然名字本身的發音加上重複的音節後聽起來有些孩子氣,但英智覺得這種有些裝可愛的可愛感才恰到好處,而且念起來也感覺軟綿綿又富有彈性,很容易就能聯想到玩偶的模樣。

    つむつむ站在英智書桌上的筆筒旁,向著擺在前方的小碟子。它看著那個純白底邊緣有深藍色雕花的碟子,小小地左右移動又輕輕跳了幾下,看起來有些焦急。英智放下筆,靜靜地看著つむつむ的動作,覺得看夠了之後才微笑著開口呼喚。

    「つむつむ,你喜歡那個碟子嗎?」

    這是英智第一次向對方道出決定好的新名字,紺色的玩偶沒有馬上反應過來,維持著猶豫的動作幾秒後才驚訝地顫了一下,仰起身子看向英智。

    『英智くん?!』

    「我來幫你吧。」

    英智說,接著以食指和拇指輕輕拿起つむつむ,將它放在碟子上。但只是放著好像有些不夠,於是英智從專門放紅茶罐與茶杯組的櫃子裡拿了印有同色系花朵的餐巾紙,在碟子上墊好後再把つむつむ放上去,於是稱作饅頭的玩偶就變得像是真正的點心饅頭一樣了。要是再加上一把銀叉放在一旁會更像吧,英智想,但看著つむつむ在碟子上左顧右盼,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他還是決定將這個點子停在想想就好的階段。

    「如何,喜歡嗎?」

    『英智くん!』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英智回答,似乎又從對方身旁憑空看見了亮晶晶的金色星星。雖然方才的對話看起來根本沒有成立,但從語氣和聲調來看,英智能清楚知道那句話想表達的是「謝謝」。つむつむ除了自己的名字,似乎不會說其他的話語,這是英智和對方相處了一天後得到的成果。其他還有移動時只能小幅度擺動身體前進,跳躍高度最高只有三公分等等,觀察對方的行動就像是在做小學生的暑假自由研究一樣──雖然他根本沒做過這種作業──非常新鮮有趣。

    其中,說話內容和方式在つむつむ的行動中是最為奇特的一項。會說的話只有一句,而且還是直接傳到他的腦袋裡,令人在意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但實際上,英智和つむつむ對話的機會並不多,只有在他理會對方時那個溫和柔軟的聲音才會在腦海中響起。既然能夠直接將話語傳到腦中,那麼只要對方想,應該隨時都能呼喚自己才對,但英智卻僅在看向對方時才會聽見呼喚。像是害怕打擾般充滿顧慮,安靜地就像是一般的玩偶──不對,其實它本來就只是普通的玩偶吧?

    『……英智くん?』

    英智撐著頰看著つむつむ,正想著這一切該不會都是自己病得太重而起的幻覺,立刻就聽見了對方的呼喚。他向著疑惑的つむつむ微微一笑,正想著回答沒事時,便聽見了敲門聲。看來對方正想提醒他這件事。

    「進來吧。」

    會辦的門打了開來,英智雙手交疊,笑咪咪地看著疾步如風的敬人來到辦公桌前。

    「英智,關於之前那場B1……這是什麼?」

    敬人認真嚴肅的表情在偶然瞥見正在碟子上走動勘查的つむつむ後,變成了認真嚴肅的困惑,他忍不住停下原本要說的事,開口向英智詢問。

    「饅頭呀,之前說過要製作的周邊商品,敬人也看過樣品圖吧?」

    「我是看過,但為什麼會在這裡?應該還沒開始進行生產吧?而且還會動?」

    「我也不知道。但是它叫做つむつむ喔,很可愛的名字吧?」

    敬人的表情顯得更困惑了,那時常皺起的眉因為思考速度跟不上而舒緩成原先的彎月形。這樣單純而放鬆的表情不知道多久沒看到了,英智默默地想,和平時的嚴謹自持比起來他或許更喜歡這樣的敬人。

    但那樣的表情只維持了一瞬,敬人很快又皺起了眉。

    「你居然還幫他取了名字?命名就是賦予感情的開始,既然不知道它是怎麼出現的,那麼說不定下一秒就會不見了,這樣的付出是得不到收穫的,你應該知道吧?而且這個玩偶,怎麼看都像是青葉、」

    「不用擔心。」英智打斷了敬人的話,「要是有了敬人的玩偶,我也會很高興的,但比起玩偶,身為我的右手的敬人才更加可靠啊。」

    「問題不在這裡。」

    雖然敬人這麼回應,但語氣仍舊有些鬆動,英智保持微笑,在敬人再度開口前將話題導向敬人進門前打算說的公務,這才讓話題結束。

    在文件上簽過名,被叮囑了幾句要注意身體狀況後,英智目送敬人關上門離開,想著既然對方也看到玩偶移動了就代表自己沒瘋吧之類的事,接著才將視線轉向碟子上的つむつむ。對方也看著他,一樣帶著那個溫和的微笑,卻顯得有些躊躇不安。

    英智等了一會兒,沒聽見對方呼喚自己,便重新在椅子坐下,然後開口。

    「不是你的錯喔。」

    因為誰也沒有錯,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只是做法的選擇與否。英智伸出手,用食指輕輕摸了摸つむつむ的頭,和預料一樣,腦袋裡很快就響起了對方的聲音。

    『英智くん。』

    這次的語調讓他有些聽不懂,像是包含了很多感情卻又全部包裹壓平,表現出來的只有平緩的聲音。つむつむ的聲音和它的原型人物不太一樣,像是年輕了三、四歲,但英智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同樣的記憶,它說的話像是早就認識他一樣,但在態度和行為上,依然看不出其他跡象。唯一相像的地方,就只有總是以同樣的聲音呼喚自己而已。

    つむつむ被摸著頭,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英智覺得對方臉上的笑容現在才看起來像是真的在笑了。

    但無論如何,他還是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裡,與對方好好相處。






TBC.




第二章也是寫得好戰戰兢兢。謝謝上次案喜歡的太太們呃呃呃如果願意給我一點關於饅頭的生態之類的評論我會很高興的><




评论
热度 ( 1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