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英つむ英/ねぇねぇ、英智くん 01

◎英智和つむぎ饅頭以及周圍的人。

◎其實比較偏向英智+つむぎ,但因為作者有點CP傾向所以還是標上英つむ英。




    藍色的資料夾是經費申報,紅色的資料夾是活動與表演提案,黃色的資料夾是結束後的成果報告集,還有許多不屬於這些顏色的透明L夾裝著各種校內外發來的大小公文,把書桌旁的暫放空間堆得滿滿的。天祥院英智在文件最下方的簽名欄蓋上學生會的印章,闔起資料夾後閉上眼吐出嘆息。

    再次睜開眼時,先見到的是有些搖晃的模糊圖像。辦公桌、沙發、書櫃的輪廓像被浸溼的水彩筆塗抹過,隨著時間慢慢地乾燥,聚焦成原本的樣子。他看著眼前恢復清晰的景象,想著自己果然是有些累了,而專注的時間也比以往要短了許多。

    直到上星期為止英智都在醫院裡調養,好不容易才能從慘白的監獄中脫離,身體卻還是跟不上思考的速度。沒關係、沒關係,只要還活著就沒有問題,這麼想著的同時頭又隱隱痛了起來,像在提醒他時間根本不夠。

    好不容易回到學校,英智一點也不想只待在學生會辦公室裡批改公文。但在他住院的這段時間裡待辦事務正一件件增加,光靠蓮巳敬人一個人也無法全權處理,所以在回到學校的兩天之後,他在前往花園的路上被敬人逮住,邊聽著好像永遠不會結束的說教,邊被對方帶回會辦處理公文。

    敬人雙手還胸看著他進門,在座位上坐定之後,交代了幾句注意事項便急忙離開了,大概是還有別的事必須處理吧。英智把鋼筆丟到一旁,看著書桌左側用來暫時放置資料夾而被推來的小桌,上頭都是經過敬人重點整理,只需要他做最後決策的文件,雖然已經被他消化了一半,看起來卻沒有減少。

    只是看著那些資料夾,英智就會想起敬人面對自己的表情。時時皺起的眉和不得不忍耐的目光,看起來有點可憐。

    但這世界上無可奈何的事太多了,為了改變無可奈何的現狀,就會產生更多犧牲而導致的無奈。像是為了處理眼前的公文而失去的時間、之類的。英智拿起放在右前方的茶杯,發現裡頭的紅茶已經空了,便伸手打算拿取放在旁邊的茶壺。

    握上壺把的時候,他的手指好像碰到了什麼。像是布料的滑順觸感碰了他的無名指指節後又突然離開,耳邊響起微小的抽氣聲,像是驚嚇時脫口而出的驚呼,然而辦公室裡除了他,應當沒有其他人在才對。

    英智皺起了眉,覺得有些奇怪,但並不害怕。他將茶壺提高,本該除了茶壺和紅茶罐之外沒有其他東西的木製托盤內,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圓圓的玩偶。

    大小跟和果子差不多,頂端掛著金屬串鍊的圓型玩偶正在微微顫抖。玩偶有三分之二是紺色,正面則以更深的線條畫出蜷曲的髮絲和瀏海勾勒出臉型,再加上一副眼鏡和溫和的笑臉。但即使如此,玩偶還是在拼命顫抖,看起來十分緊張。若以英智從敬人那看過的漫畫比喻,玩偶臉部的右上角彷彿出現了水滴和黑色直線的效果,配上那和緩的表情,形成了一副具有強烈衝突感的畫面。

    英智看過這樣的玩偶。它是夢之咲學園為現行的偶像們計畫製作的周邊商品之一,將偶像們畫成Q版的形象繪,以此製作各種周邊,而這個被稱為「饅頭」的吊飾則是之後預計要推出的新商品。但英智也僅在外包廠商送來的計畫書中看過樣品圖,沒有看過實際的成品,所以對於眼前的玩偶是怎麼出現的,他毫無頭緒。

    而更讓他疑惑的是玩偶的樣貌。那不是自己,不是敬人,也不是他的團員們。

    『英智くん。』

    聲音從腦海中直接響起。他想起了剛才聽見的抽氣聲,雖然像是「聽」見,但其實不然。聲波沒有經過空氣振動傳到耳膜,而是在腦海中憑空出現,以如同心電感應般的方式向他傳達訊息。

    英智靜靜地看著托盤上的玩偶,玩偶顫抖的頻率變小了,卻還是仰起身子向著他。方才的呼喚像從記憶中抽取出來重新撥放,不然不可能和以往那麼相像。他記得上一次看到對方是兩天前,也就是出院返校後的第一天,經過圖書室時隔著窗戶偶然就和那雙琥珀色的眼相對,而儘管手上滿是待整理的書,對方還是微笑地向他點點頭,然後用唇語道出熟悉的稱呼。

    「つむ……不。」英智將手伸到玩偶面前,彎曲手指示意,玩偶就輕輕跳上他的手,接著左右微微擺動前進,停在他的掌心。摩娑時的觸感讓他覺得有一點癢,於是他向著玩偶露出微笑。

    「我幫你想一個新的名字吧,好嗎?」

    玩偶的表情一樣平靜且溫和,但英智看得出來,對於他的提議,對方已做出了彷彿能憑空看見音符般的愉快回復。

 






TBC.




英智和つむぎ饅頭的故事。終於還是寫了。而且感覺快要來不及了。

預計連載幾回,來得及的話就會是CWT46的新刊。我會努力......!



评论
热度 ( 1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