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期待天晴卻總是下雨,期待玩樂卻總是毫無空閒,期待見面卻依然落空。

    期待墜入深沉的黑暗中空蕩思緒醒來後就是明天,卻輾轉難眠。

    從不是難以入睡的體質,也不特別嗜睡,熬夜到兩三點後就寢隔天早上七點起床刷牙洗臉做準備已是家常便飯,所以面前的問題才變得棘手。

    強迫自己闔上眼後視野便是一片漆黑,偶爾因窗簾縫中透進的月光而閃過一瞬光亮,四周安靜得出奇,空調引擎持續低鳴,單調的頻率似乎能成為入眠藥劑。

 ...

Bプロ/あいかね/あっち行こう

こっち来て的剛士視角。


    說簡單是很簡單,但同時也非常困難。

    金城弓著背脊,右腳的厚底布鞋踩在鐵椅上,手臂倚著膝蓋直直看著金屬鋼架上裝設的聚光燈,明亮的刺眼的白色燈光照著綠屏幕前方正中央的人。他在看見對方唇邊勾起似挑釁又似邀請的弧度時才感到目眩般瞇起雙眼,但是沒有移開視線。金城一直都強逼著自己直視,不能逃開,不能拒絕,一路都這麼走來,所以才能看見尚未察覺的不足,遇見從未想像的創作。

    儘管這麼做非常辛苦,自尊心像被一塊塊強行剝落般令...

2 / 46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